亚游AG9COM

文苑撷英

王世濤 散文——《站在蒲城望秦嶺》

作者: 王世濤     时间: 2021-10-15     点击: 查詢中    分享到:


站在蒲城望秦嶺


都說“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在我們固有的思維中,五嶽是全國最好的五座山,無數的文人墨客的作品中都歌頌過這些名山的雄奇巍峨,特別是我國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在遊覽完黃山後給出了極高的評價,說黃山比五嶽名山還要巍峨秀麗。

放眼“五嶽”,其風光旖旎就不必多說,關于它們的故事更是不勝枚舉,看了電影《少林寺》,就會向往那嵩山幽谷,看完《泰山功夫》,就會向往五嶽獨尊,更不要說金庸筆下衡山派和華山派的劍氣之爭。

除了“五嶽”,祖國所有的名山不僅風景優美,而且往往富有人文色彩。比如位于渭南華州區的少華山,由于四季風光變幻無窮,充滿魅力,人稱“陝西的九寨溝”,另外曆代文人墨客寫過許多吟頌少華山的詩詞和文章,隋末綠林好漢王伯當在此聚義,名著《水浒傳》中九紋龍史進的不少故事就發生在少華山,當年的山門、石寨等遺址現依然可見。一直認爲,每座高山的矗立都是一種虔誠的信仰,它們以亘古不變的姿態守護大自然的奧秘滄桑。也因此,對山便有一種特別的感情。我生在陝西,長在陝西,對于山的感情非秦嶺莫屬,這種特別的感情如其本體一般深沈、厚重。

原本以爲大風晴雨過後,遠處南邊那一抹青黛秦嶺壯美的景色只有在古城西安才能欣賞到,直到有一天在單位辦公室向南遠眺,驚奇的發現距西安近一百多公裏的蒲城也能望到秦嶺,原來這座雄奇偉岸的山脈一直以來就矗立在我的身邊。站在蒲城能望到秦嶺,這是一種什麽感覺,我想只有對秦嶺懷揣崇敬的人才有體驗。最近的天氣簡直棒極了,天天都能看到秦嶺,而且相距這麽遠的距離,甚至能用肉眼分清哪裏有植物,何處是懸崖。央視播放的關于秦嶺的紀錄片——《大秦嶺》,我已經看了好幾遍了,今天索性又看了一遍,越看越覺得秦嶺真的很美,美得讓人驚歎!這部片子當中一系列曆史文化的看點,人文精神的焦點著實令人驚歎,幾遍紀錄片觀看之後,讓我更加懂得秦嶺,現在我非常喜歡在天朗氣清的時候帶有儀式感的遠眺秦嶺。一是虔誠,二是感恩,三是淺吟高唱。

要知道位于關中平原的曆代帝王陵墓,幾乎都選擇了與秦嶺隔水相望的形制。中國古老風水學解釋這種現象時說,因爲源頭連在遙遠的昆侖山,所以秦嶺山脈就成爲建都關中平原曆代帝王的龍脈。據記載位于蒲城唐代橋陵所在的豐山,自西向東北方向延伸,向南平野遼闊,就是與秦嶺諸峰遙遙相對。這麽一說,蒲城此地,還真算是一塊兒風水寶地,唐帝王陵二十座,十八座位于關中,其中就有唐睿宗橋陵、唐玄宗泰陵、唐憲宗景陵等五座位于蒲城縣,史稱“五陵閑雲”。

秦嶺是一種雄健,是一種精神,如果黃河是母親河,那秦嶺對關中百姓就是父親山。早在兩千多年前,人們的心目中,就已形成了鮮明的生態倫理觀。《莊子·達生》:“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中華民族感恩大自然的一種很特別的方式,就是認定屬于自己的母親河。起先,人們確認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後來,人們認爲長江也是母親河。秦嶺處在黃河與長江之間,秦嶺北流之水是黃河水,南流之水是長江之水。從一個整體來說,秦嶺山中水是黃河水,也是長江水,黃河與長江共處一山,共享一山。同時,秦嶺處在中國的南方與北方之間,南方與北方共處一山,共享一山。紀錄片《大秦嶺》的最後,有一句總結的話:“秦嶺無言,只是默默的守護著胸懷裏的萬千生靈。”的確,我們和其他物種一樣,都是秦嶺胸懷裏的萬千生靈,所以要感恩秦嶺。

纪录片《大秦岭》从中华文明、中国历史的进程中来审视一座山脉,并用唐诗名句作为主题歌,乐调悠悠古韵,低吟浅唱吟出了秦岭的灵秀与风雅,浑厚高音则唱出了秦岭的雄伟与厚重。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长诗《长恨歌》艺术地描绘了唐代玄宗皇帝和贵妃杨玉环在骊山脚下著名的华清池所发生的爱情故事。李白在他最为脍炙人口的长诗《蜀道难》中所描写了:“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而在王维的眼中,秦岭充满了绿色元素,仿佛到了可以溢出水分的地步,充满禅意的诗人王维认真地感受着身处秦岭的每一天,“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无论是白居易还是李白、王维,他们都熟知秦岭、喜爱山水,面对秦岭他们思想活跃、落笔如神。站在蒲城望秦嶺,尽管相隔百里,但吟秦岭诗,便能拉近距离……

感謝上蒼,給蒲城境內賜了一條河,它叫洛河,婉轉起伏,浩浩蕩蕩。

感謝上蒼,給蒲城的遠方賜了一座山,它叫秦嶺,層輪疊嶂,令人向往。

秦岭是山水,也是诗歌。站在蒲城望秦嶺,可以令人心旷神怡,开阔舒畅。

(蒲洁能化  王世濤)

上一篇:范红江 摄影——《夺粮》 下一篇:万江华 散文——《梦里秋山——木王山》